首頁>政協·協商>會議 會議

協商會上的“冤家”碰面 ——寧夏政協召開“企業工資集體協商工作”專題協商會小記

2019年10月10日 09:26 | 來源:人民政協網
分享到: 

人民政協網寧夏10月月10日電(記者  范文杰  實習記者  張倩)你的工資誰做主?很多人會說“老板”。現在,這個“慣例”,早已改變。

9月29日,寧夏回族自治區政協社會和法制委員會組織召開“我區企業工資集體協商工作”專題協商會。當天,老板和專職工資集體協商指導員這對“冤家”在會上碰面。

2014年中華全國總工會制定了《深化集體協商工作規劃(2014-2018年)》。從中央到地方,從政府到工會,各方都在大力提倡。企業工資集體協商,寧夏回族自治區政協也在重點關注這項工作。

8月上旬,自治區政協社會和法制委員會組織委員實地考察并多次召開座談會,對企業工資集體協商工作情況開展監督性調研。    

翻看調研報告,近年來自治區大力推進工資集體協商工作,基本完成了全國總工會規劃要求的目標任務。目前全區建會企業建制率達到93%,在全國處于靠前水平。同時,自治區總工會有專職工資集體協商指導員100名,全區各級工會有專、兼職指導員1121名。

嚴雪梅,就是這1121名指導員中的一名,她是銀川市西夏區總工會集體協商指導員。

她坐在會場右側,個子不高,滿臉笑容:“幾年前我因為協商工資得罪過很多人,一位枸杞行業的老板讓我至今記憶猶新。當時,我們協商的是企業職工放假期間加班費用的情況。根據人社部門制定的標準,費用超出老板能力范圍。當時他很抵觸,幾輪協商終與他達成一致。那一年企業銷售額不降反增,協商幫企業留住了技能嫻熟的員工,促進了企業的穩定發展。”

“我就是嚴指導員口中當年‘得罪過的人’。”坐在對面的西夏區枸杞行業負責人朱軍笑著說:“那時,小嚴5次上門與我耐心溝通,我從不愿談到現在主動接受……”

“冤家”碰面兩相宜,充分彰顯了協商的力量。

“但要問當時我為何不愿談?是因為我對這種協商沒有全面認識。認為協商就是要求漲工資、增福利,存在消極抵觸情緒。”朱軍補充道。   

“要問為何我們談的如此困難?還在于不善于協商。”嚴雪梅接過話筒:“工會要切實履行維權職能并以此贏得廣大職工的信賴,迫切需要大批懂專業知識、有談判能力且敢于說話、善于辦事的專家型干部。”

大家認為,寧夏推行工資集體協商還面臨著一定阻力,譬如“企業不愿談,職工不敢談,工會不會談、不能談”等等。如何打破這些阻力,是目前面臨的重要課題。

與會人員針對問題深入分析認為,開展工資集體協商,必須推動建立“黨政主導、三方指導、工會力推、各方配合、企業和職工廣泛參與”的工作格局。在具體工作中,加大宣傳力度,健全完善企業職工民主選舉職工方協商代表的工作制度機制,確保選出來的職工協商代表敢于說話,更要注重保障職工充分參與集體協商。

而工會組織作為協商的一方,責任重大。要進一步發揮各級工會的主導作用,提出合理合法的工資要求與增長幅度。這不僅需要合法地位、職工認可,而且需要專業素質、談判能力;不僅需要滿腔熱情,更需要智慧和技巧。這對許多工會工作者來說,是新的課題,需要努力學習和提高。

“工資分配是職工和企業都關心的切身利益問題。我們要明確協商的目的是構建和諧勞動關系,促進企業健康發展,保證企業職工共同分享改革發展成果,實現互利雙贏。”自治區政協主席崔波表示。

“我希望有更多的指導員從不敢談、不會談到敢談、會談、能談,把這條聯系企業和職工的紐帶一直延續下去。”嚴雪梅說。

編輯:李澤杰

關鍵詞:協商 工資 企業 職工 集體

更多

更多

猴子100根香蕉